可以想见,人类历史中,无数杰出的、平凡的头脑,都严肃思索过人生意义的问题。我同样为之苦恼,却亦时而乐在其中。因为我想,这是人类智性所致。但凡一个成熟的心智,都有被强制拽入这个问题的冲动或倾向。从这个层面说,所有试图告诫题主切莫思考的,或者试图直接提供答案以图帮助题主免于思索之苦的,实为都不必要了。抗拒思考人生意义的坏处,比思考后哪怕得到一个虚无的结果更甚。思考人生意义,是心智的考验,但也是思想成熟、人格独立的契机。它更使智性伸展,其独特性得以彰显。

于我个人,喜欢用乔布斯广为流传的一句:

“Keep looking, don’t settle.”

作为注解。在思考人生意义这个问题时,我困惑、无知,但不绝望。寻找人生的意义,就如同在无垠的麦田里寻找最饱满的麦穗。尽管无法确保找到所有麦子中最饱满的一颗,但若时而摘取,便总可能找到更好的。于人生终了,手握一生中寻找到的最饱满的麦穗,不论它随我入土,或被赠予他人,我都已满足。因为手中握住的一生中最饱满的麦穗,便是对我最好的褒奖。

不妨说说我有限的人生到此,手中握着的那颗麦穗吧。

首先,意义是可以被界定的。宇宙极无边。而若局限于此时此刻,周身环境,意义便可以显现。于爱人,于家人,于自己,于学术、艺术、工业,于人类、自然……哪怕一点点最宽泛的界定,生命就不会虚无,意义便自然显现,引人乐于追寻。而为何要纠结于所谓的“终极意义”呢?

更重要的,对很多人,包括我来说,与其问:“人生的意义是什么?”,不如问:“意义的体验是什么?”,更进一步问:“如何获得‘拥有人生意义’的体验?”(知乎有很多“体验”体的问题,为何不能用于此处呢?)这样,问题虽相似,但回答已经可以大为不同。尽管我仍不能断定,人生的意义是什么,但我可以稍确信地说:很多人从没有“拥有人生意义”的体验。而很多人追求的,也只是“拥有人生意义”的这种体验罢了,犯不着规定一个人生意义给他们。意义不是僵死的定义和概念,而是在物我之间流动的体验。相对于虚无缥缈难以捕捉的概念,我们的体验,往往可以如此强烈以至于真实。因此,要获得“拥有人生意义”的体验,我觉得,至少可以去“创造”,去“发现”。

周国平写关于圣埃克苏佩里的意义观时曾经写道,“真理不是现成的出发点,而是千辛万苦要靠近的目标。”我深以为然。意义,就好比这句话中的真理,并非一蹴而就,而是需要认准目标,克服困难,历经波折。这样的过程中,意义才被“创造”出来。借用这个观点打一个比喻。一个饥渴的旅人,在沙漠中爬行,最终找到水井,挽救了自己的生命。而酒足饭饱的富人,面对珍馐,再无胃口,胡乱吃几口了事。纵然珍馐万钱,富人饮食收获的意义,也远不及旅人为了喝水而付出努力所获得的意义。

来到极地,看亘古如斯的星空,看极地经世流动的极光,冰冷广漠的空间,麋鹿在迁徙,剑鱼在游弋。意义又何在?我们走入其间,领会到星空的震撼人心,观看到极光轻盈梦幻的美丽,感叹着生命在严寒中澎湃不息的律动。意义从我们的观察与领悟中被发现。多少人在此情此景中,叹为观止,无比满足。这些人借此“发现”了人生意义。

所以,在有限的时空,明确自己在意的事物,为意义划定界限,明确目标,再去努力、去拼搏,同时自然地开放心扉,运用心智,去思考和发现事物展现的意义。我想,这是唯一能够确保获得人生意义的体验的方法。开心的是,这也是每个身心健康、心智成熟的人能够做到的方法。

这就是我目前拾到的最大的一颗麦穗吧,因此尽管已经有如此众多的答案,也忍不住将我的想法分享。但我也说过:Keep looking, don’t settle. 仍有无比令人期待的意义存在于未知。人类诞生伊始,茹毛饮血,又是否有人想到过今日文明昌盛如此。亘古洪荒,又有谁人知道,亿万年后的星球生命的多样和繁盛?能够思考和感受“人生的意义”的我们,拥有了一个机会,一个之前可能从来没有被拥有的机会。我们有机会去理解宇宙的虚无,甚至实现自身的更为广大、终极的意义,有机会去创造无限的可能。哪怕可能无人知晓,我们证明给自己。哪怕最终一切归于虚无,我们曾经热烈追求。这世界一刻的交响,都如此激荡人心,这无尽灿烂的可能性,本身就是充满意义的波澜壮阔的图景。生于其中,亦能部分认识、部分拥有,又怎能说没有意义?

最后祝愿,那些思索和追求人生意义的人,在人生的尽头,抑或哪怕仅仅在人生的某一刻,握着那一颗最饱满的麦穗,无怨无悔。